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理财保险 > 他和十几名旅客在机组人员的倡议下下了飞机必

他和十几名旅客在机组人员的倡议下下了飞机必

2019-11-08 23:45

南方航空公司辩称,等待起飞时,昆明机场安排更换跑道,只有减载才能安全飞行。其他下机的乘客均由南航安排住宿,唯独盖先生拒绝南航的住宿安排,所以南航拒绝支付他的住宿费。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乘客享有哪些权利

航空公司:服务态度差是“沟通不够”

TAGS:超载下机乘客起诉拒绝南航支付遭致赔偿飞机

盖先生在昆明登上南航的飞机后被告知飞机超载,经机组人员倡议,他和十几名旅客下了飞机,当晚入住机场周边酒店,次日回京。据悉,盖先生已向法院起诉南航索赔住宿费和经济补偿。

5月1日,郑州至乌鲁木齐HU7816航班因天气原因延误,乘客朱先生不满航空公司安排,情绪激动,将铁制隔离墩砸进柜台,并以暴力方式将广告牌损坏。

“我们在候机室等了8小时,直到傍晚6时许。车把我们接到酒店,通知说会安排晚餐,结果到当晚八九点都还没吃饭,最后我们只好自己解决。第二天,我们坐上飞机已经是9时许,中午12时左右抵达厦门。到了厦门也不见南航第一时间出面解释,只是派人来说是要补偿我们200元,这太不合理了。”

盖先生向法院诉称,2010年7月18日,他乘坐南航航班由昆明飞往北京。飞机原定于当天19点55分起飞,但登机2个多小时飞机仍没有起飞,南航在昆明机场场站给出的理由是飞机超载。为了让飞机尽快起飞,盖先生和另外十几名乘客在机组人员的倡议下下了飞机。南航承诺为下机的乘客补偿经济损失200元,并安排住宿。盖先生说,当时已经夜里12点多,因想早点休息,他自行在机场航站楼旁边的酒店住下,第二天换乘另一架飞机回到北京。

盖先生诉称,今年7月18日,他乘坐南航CZ6160次航班由昆明飞往北京,飞机原定于晚上7点55分起飞,但登机后等了两个多小时仍在地面,南航解释是飞机超载。盖先生说,虽然他对飞机延误的理由难以接受,但为了让飞机尽快起飞,他和十几名旅客在机组人员的倡议下下了飞机。当时已是夜里12点多,为了尽早休息,他选择在机场航站楼附近的酒店入住,次日换乘另一架飞机回京。

可以看出,乘客对于航班延误赔偿的维权呈愈演愈烈之势。

前日,蔡先生原定乘坐上午8:40的南航CZ378航班“马尼拉——北京”的飞机,经停厦门。据他介绍,当日早上,他们坐上飞机约20分钟后,机组人员通知说,飞机有故障要维修,所有乘客需下机等候,“飞机里有100多人乘坐,大家都在候机室耐心等候。可等到中午12时许,由于候机室里的空调温度很低,大家的衣服都很单薄,真的是又冷又饿。喊了几次工作人员,希望能提供点水和食物,结果,提供的水跟咖啡,还限每人一杯”。

本报讯(记者 于杰)因为飞机超载,盖先生响应南航倡议下飞机,但未按照南航统一安排住宿,而是自行选择酒店。事后盖先生向南航索要1300元住宿费和200元赔偿金遭拒,盖先生遂将南航起诉至顺义法院。前天,顺义法院判决南航支付盖先生200元赔偿金,并按南航安排酒店标准再补偿盖先生300元住宿费。

南航认为,更换跑道的责任不在他们,而且他们为下机旅客安排了住宿,采取了一切措施,不应承担责任。不过,因当时机组人员倡议下机的时候同意给200元补偿,南航现在仍同意支付200元给盖先生,但对他要求的高额住宿费不同意。

4月13日,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再次发生了乘客冲击停机坪事件;

对此,南航厦门营业部机场站站长裘小姐称,补偿200元是按相关规定来做的。由于马尼拉机场的工作人员是当地地面代理公司代理的,“因沟通不够才导致乘客的不满”。

法院审理后认为,航班更换跑道以及基于飞行安全的考虑减载,均非航空公司的原因导致,南航不应对由此产生的后果承担法律责任,但是盖先生等乘客接受倡议,应当取得相应的权利,南航赔偿盖先生200元损失。法院认为,南航作出允诺时应当将意思表达准确,以便于盖先生等乘客作出决定,而盖先生在做事时也要充分征求南航的意见,否则亦将承担不利的后果。由于盖先生自行安排住宿并支付住宿费未能得到南航的同意,所以法院驳回盖先生要求南航全额负担住宿费的请求,但南航应当按照其安排酒店的标准,补偿给盖先生住宿费300元。

南航称,根据民用航空法第126条的规定,在航空运输中因延误造成的损失,承运人应当承担责任,但承运人为了避免损失的发生,已经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或者不可能采取此种措施的,不承担责任。

根据《合同法》、《消法》,航空公司应该赔付乘客的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另外,合理的、没有超过缔约的索赔,民航公司都应当给付。涉及到航班延误的具体情况,要看经营者是否已经采取了必要措施。至于能否免责,如果合同中既没约定又非不可抗力,航空公司就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乘客:傻等近10小时等来200元补偿

此后,南航未与盖先生商量补偿事宜,盖先生要求南航赔礼道歉、支付住宿费用以及其他经济补偿,南航未予答复。盖先生将南航告到顺义法院,要求南航承担因航班延误发生的住宿费1300元,经济补偿200元,并承担诉讼费。

南航对此辩称,当日,飞机在等待过程中,昆明机场通知更换跑道,因此只有减载才能安全飞行。机组人员倡议旅客下机的同时,为下机人员安排了住宿,但盖先生拒绝去住宿。

对于直接损失的经济补偿,目前国内主要适用的依据是2004年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出台的《航班延误经济补偿指导意见》。航空公司因自身原因造成航班延误分为两种:一是延误4小时以上、8小时以内;二是延误超过8小时以上。而航班延误的赔偿金额,各航空公司多自行规定为200元至300元不等。

蔡先生等乘客抵达厦门后,随即被一位姓白的工作人员告知,可以跟他到柜台领取200元的补偿款。

摘要:本报讯(记者 于杰)因为飞机超载,盖先生响应南航倡议下飞机,但未按照南航统一安排住宿,而是自行选择酒店。事后盖先生向南航索要1300元住宿费和200元赔偿金遭拒,盖先生遂将南航起诉至顺义法院。前天,顺义法院判决南航支付盖先生200元赔偿金,并按南航安...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4月11日,上海浦东国际机场20余名乘客擅闯跑道逼停飞机;

蔡先生说,“不过,后来又来了南航的一位驻厦门的站长过来解释跟道歉,态度还算可以。我们要的也不是钱,飞机一般的故障我们也能理解,主要就是当时在机场的服务态度太差了,没人理我们,安排住宿也是很不及时,心情当然不会好”。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他和十几名旅客在机组人员的倡议下下了飞机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