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理财保险 > 银行理财资金池,银行理财产品就是庞氏骗局

银行理财资金池,银行理财产品就是庞氏骗局

2019-12-08 23:49

随着狂飙突进式发展累积的资金日趋庞大。对于银行来说,这笔钱被放入一个专门的资金池中,实质上相当于存款,既保证银行的中间收入,又无需承担信贷风险。银行资金池理财产品,主要通过滚动发行、利用资产池期限错配、实现借新还旧的方式运作,以动态管理模式选择多项资产配置,使理财资金募集和投放达到平衡并从中取得收益。资金由于不完全计入银行表内业务,因此也属于影子银行资金。

千万不要以为庞氏骗局和你无关,当小额贷款公司居然跑到超市门口去兜售理财产品这种情况出现时,就说明由欲望、侥幸两只怪兽驱动的“民间金融创新”又有了市场。这种看似舶来但却根植于中国人金钱观里击鼓传花的游戏曾经在很多人心目中那样光芒四射,从“蚁力神”、“东北大造林”到鄂尔多斯(600295,股吧)的全民放贷,没有人在它们如日中天的时候想过全身而退,但它们带来的真的就是民间金融信用的遍地哀鸿。超越常理的收益承诺日渐增多,这或许只是又一轮疯狂的开始。当想要让鸡生金蛋的时候,首先不是想要喂什么样的饲料,而是,如何先保住篮子里的这只未来的金鸡。

上述负责人也表示银行打包进资产池的信贷资产都是非常优质的。“把信贷资产从银行表内腾挪到表外,等于绕开了存贷比等的约束,使银行在既有的资本金和管理能力之下,管理的资产范围扩大,这对银行来说的确是潜在的风险;而且即便出现信用风险,银行也不会让这些风险转嫁到投资者身上。”

30%的消费者表示,银行未进行任何风险揭示。一些投资者直到理财产品到期时,才发现自己购买的是非保本浮动收益理财产品。

购买固定收益类信托产品能获得8%至12%左右的年化收益,还有个“刚性兑付”支撑着它似乎稳赚不赔,种种亮点让它成为最受追捧的理财宝贝。大资金喜欢,小资金也千方百计组合起来团购。

问题在于资产池的操作模式需要完善。

某种程度上,这就相当于一个“击鼓传花”游戏。由于频曝无法兑付、巨亏等问题,银行理财也陆续招来最严厉的批评,“游戏”背后,理财业务与平台贷款、房地产贷款、影子银行并一并被监管层视为四大重点风险源。新任证监会肖钢也曾撰文称,从某种程度上,这根本就是庞氏骗局。如果投资者都退出理财产品,这样的击鼓传花就会停止,相关风险就会集中爆发。

1、预期收益:理财产品大都不会承诺保本保收益,但预期的收益率能让你知道大概的收益范围。

2011年,银监会多次出手“整顿资产池模式”:7月以会议纪要方式叫停融资类资产进银行理财资产池,10月又下发《加强理财产品销售风险控制的通知》,再提整顿理财池产品,要求保证资金与资产的匹配关系。

应该说, 8号文符合了监管层近年来对于理财业务的一贯揭露和认识。那么此次打下的一记重拳最终又能击碎多少泡沫呢?

购买银行理财产品,你要关注4个指标

“首先要完全进行风险披露,其次要引入第三方,对信贷资产做出完全客观、市场化的评级,让投资者不仅是从预期收益率上进行比较,也要完全理解自己所承担的风险。”上述负责人认为重要的问题在于资产池模式的完善。

影子银行“魅影”重重

金融产品是“庞氏骗局”的首选载体。无论是近百年前的庞兹,还是现在华尔街的麦道夫,他们把选择行骗工具的目光均盯向了金融产品,因为金融产品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不易为普通民众所理解,其服务的无形性和复杂性能够为行骗者提供一定的掩护。这样的骗局容易使受骗者迅速入局,而且短期内不易发现被骗。除了金融产品之外,“万里大造林”、“蚁力神”都是庞氏骗局的“变异体”。

被指庞氏骗局 银行理财高收益难守

当记者向多位普通人士询问是否会购买理财产品时,答案非常有趣。一位从事工程造价的女士直接说,“不会买,很多都骗人”;另一位女士同样如此表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看业投资者确实也是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我们通常说的资金池是把资金汇集到一起,形成一个像蓄水池一样的储存资金的空间,通常运用于集资投资、房地产或是保险领域。保险公司有一个庞大的资金池,赔付的资金流出和新保单的资金使之保持平衡。基金是一个资金池,申购和赎回的资金流入流出使基金可以用于投资的资金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银行也有一个庞大的资金池,贷款和存款的流入流出并不是直接地一一对应,资金池使借贷基本保持稳定。

预期收益达到6%的一年期理财产品就不仅少见,而且还“可疑”。

而对多数普通投资者来说,购买标准就是看是否保本,而不管资金投向标的,也不清楚风险,例如是债券,还是高风险的融资类信托产品。名义上,投资者的本金和收益是通过这些产品募集的资金投向资产获取到足够收益来保证,实际上了每笔投资对应的是整个资金池收益,与单笔收益是脱钩的,靠综合收益、储蓄利率来计算,银行为保证资金链,必须连续售出,这些“资金池”就成了一个巨大的黑箱。

刚性兑付:所谓刚性兑付,就是必须保证到期资金本息的支付,哪怕产品的融资实体未能到期还款,也得由信托公司兜底,变成“卖者有责”。

在“十一”前,一年期理财产品年预期收益率冲顶6%之后,近日渤海银行发行的号称预期收益率达到8.35%的产品又刷新了一年期产品的收益纪录。

投资者伤痕累累

小额贷款公司出现骗局的关键环节就在于资金运用和去向,成为容易受质疑的地方。它们的确有机会用庞氏骗局迷惑投资者:闲置资金交给它,它不一定正规借贷运作,也就是说它拿着钱可以去另外投资、也可以什么都不做,用后两者的钱补足应该产生的收益。例如,2012年6月出现的一家网络P2P“淘金贷”负责人携款跑路的事件。

不过银行理财产品的高收益如今已成为众矢之的:IMF和惠誉国际评级的报告直指其风险性,渣打经济学家也在报告中提及超高收益产品风险暗藏,而中国银行董事长肖钢则撰文指出“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一个庞氏骗局。”

汇通网5月30日讯去年以来,“银行理财资金池”、“影子银行暗藏风险”等诸多议论不绝于耳,“理财资金池”期限错配、以新还旧等问题甚至被指是一场击鼓传花的“庞氏骗局”,更使得投资者人心慌慌,无法了解自己的钱投到哪里去了。那么,银行理财市场为什么会频频出现这样的局面,这些风险是从何而来?

4、风险:你得搞明白这款产品最多会损失多少本金。

银信合作一直让银行理财产品如履薄冰,尽管2010年的时候被监管部门叫停,但一直潜滋暗长。

自2009年开始,银行理财产品发行量渐趋井喷,这些纷繁复杂,期限不一的理财产品,标的通常为债券、本外币结构性存款,信托、票据等等。由于产品预期收益率高过存款利率,那些风险低,至少可以保本的产品颇受普通投资者欢迎。

银行理财产品,其实就是由商业银行自行设计并发行的一种金融产品,通过投资者的份额购买,将募集到的资金根据产品合同约定投入相关金融市场或购买相关金融产品,获取投资收益后,再根据合同约定分配给投资人。虽然这和存定期存款一样在银行办理手续,但其中的风险和收益都是完全的两码事。

“虚高”的泡沫一戳即破,但在很多人看来,理财产品高收益背后还存在更大的泡沫。

据调查,一些理财产品的销售也存在有失规范的情况。部分产品在销售时信息披露不充分、不及时,片面强调“固定收益”,夸大收益率,并口头宣传突破产品说明和协议约定;少数银行51工作人员也存在着重自身业绩轻客户利益的问题。

将形形色色的银行理财产品分类,购买者大致扮演两种角色——债权人或是投资人。

预期收益率高达8.35%的一年期理财产品你敢买吗?

在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时,多数消费者都经历过误导现象。其中,回避或弱化理财产品风险排名第一,其次为夸大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第三是推销与客户需求不符的理财产品。此外,近四成的消费者表示,银行在销售理财产品过程中未对产品内容做任何介绍;

3、封闭期:在封闭期内你不能动用这笔钱,所以你得预留出足够的现金。

而在高收益理财产品的风险下,理财产品资产池的期限错配,以新偿旧等问题被肖钢指责为在一定程度上的“庞氏骗局”,并表示“当投资者失去信心,减少购买或者是退出理财产品时,"击鼓传花"的游戏就结束了。”

投资者面对纷繁复杂的理财品在“从众效应”的刺激下,只是一味地奔向那些高收益的理财品。而“高收益”的广告,往往只是一张漂亮的糖纸,当你打开糖纸后,看到的却常不是你所期待的糖果。耳边不断增多的一个消息就是“理财品最终导致投资者亏损过半。”

目前银行发行的“资金池”运作理财产品期限错配,要用“发新偿旧”来满足到期兑付,这本质上算是“庞氏骗局”吗?看来,我们首先得弄清楚什么是庞氏骗局。

惠誉发布的新闻稿指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中国银行业的理财产品规模约为10.4万亿元,占存款总量的11.5%;目前尚无官方数据显示其中有多大规模与影子银行有关,但是对于其中可能的风险,IMF和惠誉国际评级也都发出警示。

为了篮子里这只未来的金鸡,我们先从中国银行(601988,股吧)董事长肖钢的“庞氏骗局论”开始谈起。

对于银行来讲,银信合作难以割舍的原因就在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上述银行负责人无奈地表示,“目前银行做投资组合的资产工具是有限的,如果避免客户完全暴露在二级市场的波动中,固定收益的资产配置必须占到一定的比例,但目前此类产品在市场中只占到50%,因此银信在理财产品调节配置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那为什么会上当?绕不开的根本原因就是诱人的利益,甚至如一些组合的基金经理干脆也把所有钱都交给麦道夫有稳定收益的“对冲基金”,而不是去分散、对冲风险。此类故事还有金融家艾伦·斯坦福的骗局,他以旗下斯坦福金融机构虚构一种存款凭证,说利率高达16%,拆新补旧集资70亿美元也玩了20年;英国的巴洛·克洛斯骗局,投资者以为资金买入的是没有风险的政府债券,而事实是钱直接进入克洛斯私人口袋,前期资金的高回报依然来自后期加入的投资者资金。

同时“高收益”之说也似乎要打个折扣:中信银行6%的收益率只提供给300万元以上的高端客户,大众版的产品收益率为5.3%;而渤海银行的“高收益”则更像是一个“文字游戏”,6%的预期收益在剔除0.1%的托管费以及1.2%的手续费之后,投资者拿到的预期最高收益率仅为4.7%,在上述普益财富所统计的行业平均收益率之下。

1、消费折扣陷阱:上海“白领购车骗局”先是低价折扣吸引一部分人相信可以通过平台买到更低折扣的新汽车,吸引更多人投入资金后逃跑。

普益财富的报告显示,除了短期理财产品由于9月末票据和同业存款利率上升而有所反弹之外,一年期银行理财产品的平均年收益率已经大幅下滑,从8月的6.14%跌落到9月份的5.13%,延续了近两个月的下滑趋势。

简言之,类似于银行理财的资金池,信托公司在发行时也没有明确揭示投资项目或组合方式,只是成立后再自主进行管理运作。这意味着它也要想办法维持池内资金流入流出的相对稳定状态,再投资谋利。目前的资金池模式大概有三种:一是常见的开放型基金模式信托计划,也就是仿效银行资金池的理财模式,资金与投资项目多对多,定期开放申赎。二是现金管理信托,将1年期的资产切割成多个短周期产品再滚动发行,通过这种期限错配募集资金,短借长投,资金与项目多对一。第三,就是常常听到的TOT产品,它通过设计单一信托的母信托,再去分散投资于子信托计划,从而打破单个信托计划的自然人人数不得超过50的限制,实现放低投资门槛,购买起步金额有的低至30万元,但收益依然维持在6%至8.5%之间,吸引更多小资金参与。

而在受访的多位业内人士看来,理财产品高收益背后的资产池模式亟待转型。

它们可信吗?可以参与吗?其实它们背后的这种个人对个人的借贷商业逻辑是合理的,本质上是我把闲置的资金借给需要的人,获取利息收益。但这类小额贷款公司法律位置还比较边缘,只受到政策红线的限制,即不能直接吸纳民间存款,贷款利率不能超过银行基准利率的4倍。而借款便捷性和高成本弥补的是银行贷款资源的稀缺性和不易得,也就是说这种收益是来自于对方给付的贷款利息,是有实际来源的。所以,它最佳的运营模式是只作为借贷双方的中介平台,收取中介服务和管理费用。

招行私人银行部常务副总经理王菁也曾表示,关键是创造银信合作理财产品的一个市场环境,如果简单堵住,理财产品可能会从银信到银证合作,以另外的形式表现出来,因为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小额贷款公司在变异

肖钢近日就撰文指出,通过把信托贷款打包进入理财产品,中资银行给投资者提供了高于传统银行定期存款的收益率;但是当前理财产品质量和透明度却让人担忧——尤其是在产品规模越来越大的情况下。

影子银行,也就是区别于正规银行但又借助银行,把贷款证券化的融资方式。其实,除去地下钱庄、民间借贷,中国的影子银行主要包括委托贷款、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信托公司、财务公司和金融租赁公司等我们熟知的名字。它们都能进行“储蓄转投资”的业务,都有过低的自有资本金比率、处于缺少监管的状态、不透明交易的特点。但将钱交给它们,你真的清楚钱被用来做什么,它们是如何投资的吗?

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4564亿元人民币,连续第三个季度上升;不良贷款率维持在0.9%,但是肖钢却指出“潜在的风险比公开数据要大”。数据似可佐证:截至6月末,上市银行逾期贷款总额5283.54亿元,较年初增长31.3%,中信证券(600030,股吧)提供的研究报告则指出,逾期贷款里有80%可能下移至不良贷款。

要注意信托产品的风险苗头

此种模式通过滚动发行中短期限的理财产品募集资金,并以动态管理模式选择多项资产配置,使理财资金募集和投放达到平衡,博取收益。其逻辑在于:可规避银信理财合作业务表外资产转入表内,因为哪怕99%投向信贷类资产也属于组合产品,不被统计入表内。

那么,规避的最好方法,是要直接查看借贷者资料和信用记录,并具体了解他的资金用途;直接与借贷者签定合同,而不是单纯地通过网络平台确认、直接汇款给平台公司。正如这个行业的先行者宜信公司总裁唐宁谈及的,“借出者要真实掌握资金使用情况。”知道10%的收益从哪里来的,而不是盲目认准高收益。另外,最好的前提是,先选择运营时间较长、且有较成熟的信用评估系统和提供赔付保证金的小额贷款平台公司。

梁宵

部分银行理财产品的高收益源自购买了同业更高收益率的产品,或者以更高收益率拆借给同业。这种“滚雪球”的现象在金融行业中并不罕见,这还包括了与保险公司之间的拆借。

自从2010年信贷类理财模式淡出后,资产池理财模式逐渐成为中资行理财业务的主流运作模式。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银行理财资金池,银行理财产品就是庞氏骗局

关键词: